……每天都不知道干什么

a回来发现亲友偷偷整了容,拉了皮,不变的只有头发。呸,男人都是大猪蹄子。

A了两个月回来捏脸玩,然后,啧
捏脸两小时,删号半分钟

【拒绝校园暴力,我们在路上】

哇,是的了

德古林那:

憋了很久,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。


我有一个初中同学,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,在教室里,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,两次。


——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。


为什么呢?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“朋友”,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。


我怒了,起身要动手,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。


过后呢,我去打点滴,她用很“诚恳”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,哭着保证“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。”


当时年轻啊,忍了。


今年我高一。


我这个人呢,不太合群。


她呢,见人说人,见鬼说鬼话。...

天天!我的宝贝儿!18岁生日快乐!

翻出来刚出双人轻功的时候,业务不熟练把我亲友卡板子上的截图hhhhhhhhhhhh当时叫了一波亲友来看热闹hhh

不管不顾,蔡师兄和我在一起了。其他的话一律反驳(醒醒)

妈耶,记一次围观的乞讨大队,从澡堂子乞讨到武当,后面没跟_(:з)∠)_

再抽卡死亡

高中开学四周,睡了三周,第一周还是军训,十一回来还要月考。大概,药丸啊😂

这可能是我人生中写的最好看的三个字了……

1 / 3

© 云想衣裳花想容 | Powered by LOFTER